正在播放桃谷绘里香

正在播放桃谷绘里香

从此痰饮喘嗽,成为痼疾。 即其时偶有患痢者,亦多系湿热酿成,但利湿清热,病即可愈。

予曰∶“仲圣之方固属神矣,苟非张先生之审定而阐发之,则亦沉潜汨没,黯淡无光耳。然此药最易煎透,先将他药煎十余沸,再加此药,敞开药罐盖,略煎数沸,其汤即成。

况甘遂之性,无论服多服少,初次服之尚可不吐;若连次服之,虽佐以赭石,亦必作吐。鸡内金之消瘕,诚不让三棱、莪术矣。

同邑赵姓之妇,因临盆用力过甚,产后得寒热症,其家人为购生化汤二剂服之病顿愈。而其横恣所及,能排挤诸脏腑之气致失其和,故善作疼也。

且合之为丸,其味辛香甘美,能醒脾健胃,使饮食加增。至外感黄胆,约皆身有大热。

《内经》谓“胆移热于脑则辛鼻渊。其脉象数而有力,肌肤热而干涩,卧床上展转不安,其心中似甚烦躁。

Leave a Reply